34年来他试射超过100万支——记重庆建设工业集团装配高级技师庞

发布时间: 2021-09-14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一把好枪是造出来的,更是打出来的。一把新枪性能的优劣,用起来顺不顺手,试射员最有发言权。在试射过程中,庞方跃的任务就是给“挑刺”,后坐力大不大、人机功效好不好、精度够不够……发现的问题越多,改进的空间就越大。

  作为重庆建设工业集团(下称建设工业)的一名装配高级技师,庞方跃刚刚完成了一款试制款产品的试射,“在地上趴了3天,可能遭感冒了,头晕,耳鸣。”

  每一件新式枪械,从研发人员的图纸设计到工厂加工,再到装备部队,中间还有一个重要环节——试射。

  据了解,中国目前的枪械试射员不足百人,庞方跃即是其中的一名,工作任务就是进行可靠性和精度试射。

  回到工厂后,庞方跃又接到了当天的工单:完成数百支某型号自动步枪、数十支某型号冲锋枪等枪械的试射。

  当日,在建设工业靶场,他戴上耳罩,提枪、装弹,在靶位就位。10枪单发、10枪点射、10枪连射。他从枪声中判断是否存在卡壳、抛壳等机械问题。

  100米的距离,庞方跃屏气凝神。“砰”“砰”“砰”“砰”,4枪之后,显示全部命中半径5厘米的靶心,相当于射击运动员打出4个十环。

  “神枪手啊!”对于重庆日报记者的惊呼,庞方跃非常平静。他将归架,取下耳罩,缓步走回工段室。

  重庆日报记者注意到,在工段室的荣誉墙上,这里的“神枪手”不止一人。庞方跃说,差不多每一名试枪员都能在100米外,将20发子弹点射在一个巴掌大小的范围内。

  庞方跃的师傅甘俊华今年67岁,算是新中国第三代枪械试射员。甘俊华的师傅叫杨长洲,前几年已经去世。虽然老的试射员逐渐离开靶场,但试射员的岗位从这家工厂成立的第一天起,就从未中断,至今已经延续了整整130年。

  1889年,晚清重臣张之洞在广东石门筹建枪炮厂,1890年枪炮厂迁至武汉汉阳。这就是在中国历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汉阳兵工厂,也是中国近代24家重点军工企业之一。工厂在抗战烽火中辗转搬迁到重庆,最终发展成为今天的建设工业。

  从新中国成立第一天起,建设工业和国家的命运就紧密相连,70年来一直为陆海空三军、公安部队生产提供装备。

  “听我师傅说,他们加班加点习以为常,经常几天几夜吃睡都在车间。”甘俊华作为上一代的神枪手,也从师傅那里学到了试射员的培养方法。

  新来的试射员有一个培养周期,先进靶场学习3个月,同时还要下部队练习射击技能,师傅会随时观察一举一动,在关键之处给予指导。“一般当试射员的,大多是,有的在部队就是神枪手;但当试枪成为职业之后,你可能并不适应。”

  幸运的是,庞方跃不仅身体素质出众,而且是真正喜欢枪械、喜欢射击。在甘俊华的调教下,他顺利通过考核,成为了一名试射员。

  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试射员并不容易,因为除了完成产品质量检测,还要参与到新品研发以及部队列装环节。

  “刚进厂时,我发现试射员的最高技术职称也就是技工,我给领导提出,我要考技师。”庞方跃说,要成为技师,除了过硬的射击技能之外,还得全面掌握枪械装配、维修等技能。

  “有一年我试射某种型号的产品,几天下来肩窝全部被磨烂了,还是师傅提醒我,这款产品枪托的角度可能不合理。”庞方跃说,他这才意识到,试射员能参与枪械的工作其实很多。

  “一把好枪是造出来的,更是打出来的。”在庞方跃看来,一把新枪性能的优劣,用起来顺不顺手,试射员最有发言权。在试射过程中,庞方跃的任务就是给“挑刺”,后坐力大不大、人机功效好不好、精度够不够……他发现的问题越多,改进的空间就越大。

  “如果我们用起来都不舒服,战士怎么办?”正是带着这样的使命感,庞方跃逐渐成为了建设工业的顶级试射员。

  庞方跃的工作量从最开始到现在,已经增长了好几倍。如果遇到特定测试项目,需要一次性射击上万发子弹,对人的身体和心理都是极限挑战,下来后常常是双手连饭碗都端不稳。

  有人给庞方跃算过一笔账,他成为试射员34年来,试射累计超过了100万支,打完的子弹可以铺满4个足球场。

  毕竟岁月不饶人,传帮带的工作显得十分急切。建设工业支持庞方跃成立了以他的姓名命名的“庞方跃劳模创新工作室”。

  “我们工段刚招了3名试射员,但3个月培训下来,最终只有一人留用。这个工作要看天分,看人的承受能力;同时,还得本分,有安全意识,万一出了事就不得了。但太闷了也不行,我们就是要找问题,要交流。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喜欢,不喜欢啷个能干到退休。”庞方跃一口气列举了招徒的几个条件。

  庞方跃把徒弟幸宁波叫进工段室。尽管32岁的幸宁波还是一副娃娃脸,但已是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授予的“青年拔尖人才”。

  幸宁波笑得很灿烂,也很自信。重庆日报记者问他,作为试射员,在一时新鲜之后,很快就得应对无休止的噪音和压力,如何才能保持工作的激情?

  11年前,幸宁波从部队转业,成为建设工业的一名试射员。当时建设工业正在进行一款步枪的研制。幸宁波站在试射员的角度,提出了在枪托角度、后坐力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意见,并最终被研发人员采纳。这款步枪最后的定型产品屡获殊荣,让幸宁波很有成就感。

  34年前,庞方跃刚进厂时,当时的车间还有一批清光绪年间的机床在生产枪械,如今,大量自动化设备已经大幅提升了枪械制造工艺。

  随着新式武器种类越来越多、功能要求越来越强,对于试射员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工作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因为采访,耽搁了庞方跃半天时间,对于恪守“工作不能过夜”的他来说,还将带病加班完成当天的工作量。

  在采访即将结束之时,重庆日报记者冒昧地问他们,能否看看他们长期抵枪托的右肩和常人有什么不同?庞方跃和幸宁波答应了。他们撩开上衣,只见他们的肩窝抵枪托处,都有一处颜色较深的老茧。这也成为了试射员这个特殊工种一块闪亮的铭牌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开奖结果| 香港九龙高手心水论坛| 特彩吧高手坛论| 天下第一平码二中二料| 图库助手168大型免费图库| 白小姐至尊图片报| 马会开奖结果57777| 管家婆马会免费资料|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| 黄大仙二四六精准资料|